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2017-04-27 06:25 人阅读 来源:未知

 (原标题:手足相残 |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

“亲舅舅杀死了我的父母”。4月26日,凶案发生9天后,李少萌拿到了父母的尸检鉴定意见,父亲符合机械性窒息合并多部位损伤出血死亡,母亲符合被他人用单刃利器刺伤左胸部致多脏器破裂出血死亡。

李少萌至今仍像做梦一样,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她想不通两家10万元的借款纠纷为何会酿成手足相残的悲剧。

河北保定警方通报,王某(李少萌的舅舅)因债务纠纷于4月17日上午驾车将王某妹夫撞死后又将其妹妹杀死在宏昌大街一饭店中,王某已投案自首,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父母突遭厄运双亡:天塌了

45岁的李虎在当地别名叫李八斤,他在河北保定满城区宏昌大街开的八斤饺子馆已有20余年的历史。女儿李少萌今年27岁,也在饭店帮忙,周围很多商户都认识他们一家人。每天,饺子馆早上9点开门,李八斤和妻子王书仙8点多就到店里,王书仙整理店面,李八斤去菜市场买菜。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4月25日下午,事发地八斤饺子馆仍处于关门状态

4月17日早上8点多,李少萌像往常一样送3岁半的儿子到幼儿园,9点左右回到店里。但这天她路过饺子馆北侧约100米处时,看见一群人围着一辆黑色轿车,她以为是出了车祸,因为着急回店里,也没来得及去看。

当她走到店门口时,看见大姑坐在店门口,一边哭一遍打电话。“你赶紧进去看你妈”,听见大姑这样说,李少萌以为妈妈病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走进了店里,她看见妈妈躺在店里的地上,头插进倒在地上的椅背里,地上有一大滩血,旁边放着一把长约20厘米的棕色刀鞘。

李少萌赶紧给爸爸打电话,但爸爸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她又拨打120、110电话求救。

挂断电话,李少萌首先想到向自己的大舅求助。大舅名叫王书林,住在饺子馆附近约1公里远的一个小区。然而,大舅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听。

李少萌跑出饺子馆,想到车祸现场找救护车。她确实拦到了一辆救护车,车上拉了1个人,她认识这辆救护车的司机,司机对她说完“你赶紧去医院”后就开车走了。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现场目击者拍摄的李虎遭碾压现场视频截图

李少萌冲着远去的救护车大喊,“我妈还躺在店里,我怎么去医院?”她又转身跑回店里,她看见丈夫和弟弟也都到了,正准备把妈妈抱起来。一两分钟后,没等到救护车,他们就把妈妈抬进自己的车。刚把妈妈放进后座,救护车过来了,他们就跟着载着妈妈的救护车去了保定市第七人民医院。

路上,李少萌看见妈妈的肚子里的肠子翻到了体外。

到医院后,妈妈被直接送进了抢救室。李少萌跪在抢救室门口哭喊道,“我爸去买菜了,为什么他还没过来?”同样在急救室外哭泣的亲属告诉她:她爸爸已经被撞死了。

原来,曾经被她拦下的那辆救护车里拉的就是她爸爸李八斤。李八斤被送到满城区人民医院时已经身亡,未进手术室,又被直接送到了保定市第七人民医院的太平间。

妈妈被送进抢救室约10分钟后,被医生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李少萌感觉像做梦一样,“天塌了”。

嫌犯是自己亲舅舅

45岁的李虎在当地别名叫李八斤,他在河北保定满城区宏昌大街开的八斤饺子馆已有20余年的历史。女儿李少萌今年27岁,也在饭店帮忙,周围很多商户都认识他们一家人。每天,饺子馆早上9点开门,李八斤和妻子王书仙8点多就到店里,王书仙整理店面,李八斤去菜市场买菜。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4月25日下午,事发地八斤饺子馆仍处于关门状态

4月17日早上8点多,李少萌像往常一样送3岁半的儿子到幼儿园,9点左右回到店里。但这天她路过饺子馆北侧约100米处时,看见一群人围着一辆黑色轿车,她以为是出了车祸,因为着急回店里,也没来得及去看。

当她走到店门口时,看见大姑坐在店门口,一边哭一遍打电话。“你赶紧进去看你妈”,听见大姑这样说,李少萌以为妈妈病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走进了店里,她看见妈妈躺在店里的地上,头插进倒在地上的椅背里,地上有一大滩血,旁边放着一把长约20厘米的棕色刀鞘。

李少萌赶紧给爸爸打电话,但爸爸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她又拨打120、110电话求救。

挂断电话,李少萌首先想到向自己的大舅求助。大舅名叫王书林,住在饺子馆附近约1公里远的一个小区。然而,大舅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听。

李少萌跑出饺子馆,想到车祸现场找救护车。她确实拦到了一辆救护车,车上拉了1个人,她认识这辆救护车的司机,司机对她说完“你赶紧去医院”后就开车走了。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

现场目击者拍摄的李虎遭碾压现场视频截图

李少萌冲着远去的救护车大喊,“我妈还躺在店里,我怎么去医院?”她又转身跑回店里,她看见丈夫和弟弟也都到了,正准备把妈妈抱起来。一两分钟后,没等到救护车,他们就把妈妈抬进自己的车。刚把妈妈放进后座,救护车过来了,他们就跟着载着妈妈的救护车去了保定市第七人民医院。

路上,李少萌看见妈妈的肚子里的肠子翻到了体外。

到医院后,妈妈被直接送进了抢救室。李少萌跪在抢救室门口哭喊道,“我爸去买菜了,为什么他还没过来?”同样在急救室外哭泣的亲属告诉她:她爸爸已经被撞死了。

原来,曾经被她拦下的那辆救护车里拉的就是她爸爸李八斤。李八斤被送到满城区人民医院时已经身亡,未进手术室,又被直接送到了保定市第七人民医院的太平间。

妈妈被送进抢救室约10分钟后,被医生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守在姐弟俩身边的亲戚顶住李少萌和弟弟李赟平复心情、保重身体。然而,等在太平间门口的李少萌和弟弟又从警方处获知了另一个让他们无法承受的信息:嫌疑人正是他们的亲大舅,已经自首。

李少萌说,当时她的大脑,大脑一片空白,“蒙了,傻了,怎么是我大舅干的呢?他怎么会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大舅王书林今年55岁,在家中排行老二,妈妈王书仙今年45岁,排行老六,家中最小。京华时报记者采访到的李少萌多位亲属及双方共同的朋友均称,只听说过两家有10万元左右的借款纠纷,未听说有其他矛盾。平时,兄妹之间的关系很近,王书林经常到八斤饺子馆吃饭,李少萌带着儿子从王书林家经过时,王书林也经常逗她儿子玩。

据李家兄妹介绍,从今年正月初三开始,村里不断有人来到店里、家里,调解李八斤、王书仙与大舅之间借钱的事,“调解过好多次”。

李少萌向记者出示了一张落款日期是2015年8月6日的10万元欠条。李少萌称,她从王书仙处了解到,2013年,王书林向李家借了30万元并立下欠条。弟弟李赟结婚之前不久的2015年8月6日,王书林归还16万元,并还了一张由李八斤作担保的其他人向王书林借款4万元的欠条,一共清了20万元的账,重新立下一张10万元的欠条。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李少萌提供的借条

李少萌还出示了另一张落款日期是2015年2月17日的欠条,由李八斤作担保,任某某向王书林借款3万元,月息1.5分。她称,任某某也是李八斤的一位朋友,与李八斤合伙经营腻子粉生意,因生意周转,任某某向王书林借款3万元。

李少萌称,2016年年底,王书林向李八斤催要任某某连本带息共计4.2元,李八斤提议用这4.2万元抵扣王书林欠他的10万元,王书林只需再还其5.8万元。然而王书林则称已归还所欠的10万元,并忘了要回10万元欠条。此后,在双方多位共同朋友的多次调解下,双方始终未能达成协议。

李少萌称,王书仙生前告诉她,今年正月初三,王书林让李八斤重新给他写一张连本带息共计4.2万元的欠条,换回以前打的3万元欠条,并以4.2万元作为本金,重新计息,但欠条上没写时间,“后来我大舅多次拿要挟我父母,说欠条没写时间,他说什么时间借的就是什么时间,到了法庭上我父母也会输。我父母顾于兄妹情面,提出让他再给5万元就可以了,8000元不要了”。李少萌称,王书林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说他一分不给我们,我们还要给他4.2万元”。

李少萌感觉像做梦一样,“天塌了”。

嫌犯妻子:不清楚纠纷详情

此后虽经多位亲属出面调解,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还款意见。李少萌称,她曾听王书仙说,王书林表示愿意还给李八斤2.5万元,王书仙回复称可以让步到4万,并提出都是亲人,可以不要了。王书林听到后称王书仙说不要钱了是看不起他,并称可以去起诉他。王书仙夫妻听到后非常生气,一度考虑将王书林诉至法院,并在今年4月1日咨询了一位当地律师。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家属提供的王书林(右一)与李虎(右三)及其他亲友游玩时的合影

4月26日,京华时报记者联系上王书仙咨询过的律师,对方证实,王书仙确实找过他,但王书仙表述的具体细节他已记不清,“我记得当时给她的建议是,这事毕竟还有亲情在里面,能私下解决就私下解决,实在解决不了,也可以到法院起诉”。

京华时报记者联系上王书林的妻子赵女士,希望核实李少萌的前述说法,但赵女士称她不清楚王书林、李八斤、王书仙三人之间借钱的具体情况,无法回应,“这是他们三个人的事,王书林也没跟我说过”。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家属提供的王书仙(左)与李虎(右)游玩时的照片

赵女士称,两家除了前述纠纷外没有其他仇怨。

为什么10万元的纠纷会酿成手足相残?赵女士称,她也说不清。她称,过年之后,王书林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脸,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也没和她商量过两家纠纷的事。

赵女士及多位受访者均称,王书林平时与人相处还算和善,不知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赵女士称,“我心里也很不好受,都是亲人,平时除了这个事之外都挺好的,还都互相帮助,我也猜不透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听说之后我的双腿都在发抖”。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家属提供的王书林(右)与李虎(左)的合影

赵女士称,案发前,王书林已有多日不在家,“他也不告诉我他在哪儿做什么,打电话也不接”。

京华时报记者致电王书林长子王旬(化名),希望对两家经济纠纷等问题进行采访,但对方称记者打错了,并挂断电话。

嫌犯之子:“这不是人干的事”

4月26日,李少萌和李赟姐弟俩在满城区公安局拿到了父母的尸检鉴定意见。鉴定意见显示,李虎符合机械性窒息合并多部位损伤出血死亡,王书仙符合被他人用单刃利器刺伤左胸部致多脏器破裂出血死亡。

早在案发约2小时候的4月17日上午10点46分,保定市满城区公安分局就对此案进行了通报,称当天上午,满城区宏昌大街发生一起命案,满城区公安局经工作已侦破,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投案自首。经查,王某因债务纠纷于4月17日上午驾车将王某妹夫撞死后又将其妹妹杀死在宏昌大街一饭店中。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现场目击者拍摄的一段案发现场视频显示,一辆黑色轿车逆行停在主路上,左前轮下方压着一辆电动车,车体下方伸出一个人的肢体,一双鞋散落在车边。李少萌称,躺在车下的就是她的爸爸李八斤,那双鞋是其前不久刚给爸爸买的。

家属从警方处获悉,4月17日早上案发时,王书林驾驶自己的黑色轿车将李虎撞倒并碾压后,拎着一个袋子下车,持锤子击打李虎头部两下。之后,王书林步行到约100米外的八斤饺子馆,找到独自一人在店里的王书仙,持刀捅向王书林,胸口4刀,腹部1刀。

据八斤饺子馆对面的汽修厂老板称,当天早上王书林走到汽修厂,手上有血迹,拎了个袋子,“他说他把他妹妹杀死了,我当时也蒙了,说多大点事怎么弄成这样子?”该老板称,王书林用他的手机报了警之后自行离开,前后不过1分钟的时间。

李少萌的三姨在案发后看到了王书林,当时她还不知道已经发生惨案,想叫住王书林继续调解其和王书仙的事,但王书林说已经把王书仙杀了,李少萌的三姨当即瘫坐在地。

保定一男子驾车碾死妹夫后刺死妹妹 或因债务纠纷事后,王书林儿子给李少萌发的信息

4月22日早上11点58分,李少萌收到了大表哥王旬发来的信息: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也不敢祈求你们原谅你大舅,他干的这事不是人干的事!我没有脸面对你们哥俩!哥哥知道尤其你们哥俩此时此刻的心境,心痛,悲痛,你也知道你嫂子的爸爸突然离去她现在还接受不了,每天哭!更何况你们呢?是这种方式的离去!我老姑(王书仙,记者注)对我的好不是一个字能表达,对XX(王旬的儿子,记者注)也是,你也知道从小我在四个姑姑身边长大,我……只希望逝者安息!安宁!如果你们哥俩有什么事我敢说会拼了命去保护你们!”

 

李少萌至今未回复表哥的这条信息,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也不想回复。



延伸阅读:

上一篇:17岁少女1.5万卖卵子险丧命 卵巢糜烂子宫亦不保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我们|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 ©2004-2016 行诚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